一条专注于历史同人以及冷笑话的小黑鱼_(:3」∠)_
希望能开出好多好多有趣的脑洞


喜欢春秋战国,楚平真好啊
另有各种墙头,常乱写一气,多黑历史
也写原创,也填词





积水成渊, 蛟龙生焉
——《荀子·劝学》

【喻黄】预测(一、二)(又名《智障少年夜半寻猫记》)

摸了一篇上海卷,有少量庙药三人组友情向请注意

本文又名《智障少年夜半寻猫记》←_←

一、

   “你们这样养猫,迟早是要养丢的。”

     王杰希在某次参观蓝雨俱乐部时如是说。

     彼时喻文州刚刚收回撸猫的手,拎着猫食盆由半跪的姿势站起身来。吃饱喝足的蓝雨猫大爷满意地觑了一眼面前的地球人,伸出爪子来回舔着,之后乖乖巧巧地抹了把脸。三个职业选手并肩站在一起,注视着它明亮闪光的眼珠,心里充满某种神奇的对猫情感。

     即使猫大爷即刻露出了真面目,头也不回地顺着休息室的门缝“刺溜”一下钻了出去。轻巧得就像一溜烟。

    “你看,这就是了。野得很。”王杰希又点评道。

    “你不能说它性子野,它这叫天生放浪不羁爱自由。”黄少天目送着猫大爷随口抗议。

    “确实,真是这样也说不定。”喻文州微微一笑,把话接上,“自从魏队养了蓝雨的第一只猫,我们就一直这样养猫了。魏队没那么多讲究,猫也学他。”

    “没错没错,放飞天性嘛!我们的猫从来不当大爷供着,一直散养,管都没管过,唉不对不对……”黄少天在旁插话,得瑟得不行,甚至罕见地愿意停顿几秒,“嗯……准确来说,我们的猫还是大爷,不过是自由的大爷。”

     王杰希一时无语。

    “还是劝你们改改,要不然真的容易丢。”他望着猫去的方向,皱起眉,一本正经转头看向黄少天。

   “我可是神算。这个名号还是你封给我的。”

    “靠,大眼你不会是猫丢了嫉妒我们吧?好心好意带你看猫,你还咒它,你这人心肠怎么这么狠啊!你说点好话会原地蒸发吗?会吗会吗会吗……”

    “少天。”喻文州试着提醒他。

     黄少天奋斗不息,垃圾话不止:“……连猫都不放过,还有爱吗?没有的话就赶紧滚滚滚滚滚,蓝雨的食堂是科学的食堂是有爱的食堂,不留冷漠无情的神棍吃饭!”

     他转头不停瞪着王杰希,作势赶人。

     王杰希很想问问这是展示对称双眼的新方法吗。但他看了眼时间,还是挑挑眉毛,混不在意地回敬道:“信不信由你。正好我也没空吃贵地的饭,回见了您呐。”

     临走时,王杰希最后给了两人一个告别的眼神,转身招招手,“下回赛场见,记得告诉我你们的猫怎么样。”

     喻文州一手保持拎盆的姿态,面上笑容不减,空着的那只手挥了挥:“一定。慢走不送。”

     “喂喂哪有你这样的,临门一脚啊你当这是。快走快走,下次碰你一次打一次!”黄少天气哼哼地告别,又看喻文州,“队长,你就这么放任他在精神上猛攻我们的猫啊?嘿王大眼——”他仍有不甘,远远地在王杰希背后喊了一声。

     “——下次让你看看,什么是蓝雨的高素质猫,永远丢不掉!是不是啊队长?”他又看了一眼喻文州。

     王杰希已经走远了。喻文州从善如流地点点头,转出休息室去洗猫食盆。

 

二、

     一直以来黄少天都相信队长的身上充满了魔力,因为很多事情都会在喻文州在场的时候发生变化——不论好坏,通常是好。  

     他很奇怪为什么其他人都注意不到这种魔力。一定是他太敏锐了,他想,总不会是索克萨尔显灵吧?尽管这样想了,他还是会困惑。正因如此,每当喻文州出现在他身边的时候,他都会津津有味地观察喻文州,以期具体察觉到这魔力源于何处。

     很遗憾,他从未成功过。

     这次也一样。

     也不知是不是黄少天那天多看喻文州的那几眼催发了某种奇妙的魔法效应,或者展开了什么特殊的魔法力场。总之,当他们第二次谈起那天王杰希关于猫的预言的时候,已经是猫走丢的时候。

     是的,猫丢了。

     “我要控诉,我要抗议,我要寻求正义的庇护,这一切的根源都是王大眼的诅咒!那个神棍害得大爷整整三天没出现了——我们这儿谁订的套餐跨省通话比较便宜啊?”

     黄少天怨气冲天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着,甚至完美地穿透了训练室的大门。之后门锁转动,郑轩端着一个装得满满当当的猫食盆走了进来:“唉,亚历山大啊。”

     屏幕前的喻文州闻声摘下耳机:“少天、郑轩,怎么了?”

     黄少天一直维持着喋喋不休的状态,和郑轩的叹气交相辉映,形成了一道别样的风景线。费了半天的功夫,众人终于弄清是猫不见了。

     “不是不见,是不见三天了!整整三天!”黄少天再一次严正强调,“自由的大爷也是大爷好不好!它现在在外面淋完雨吹风、吹完风淋雨,又没有地方躲,肯定要生病啊。到时候怎么办呢,也没人喂它、也没人照顾它,所以它为什么不肯回来呢……”

     “那个,黄少,”卢瀚文友善地发言,“你有没有想过,万一那是一只天生喜欢安静的猫呢?”

     “靠,小卢,你绝对不可以小小年纪就学得像那个微草的王杰希那么冷酷无情,以后还能不能好了!这是队猫!队猫!我们的队猫,会嫌队伍里技术最棒、人也最帅的选手吵吗?”黄少天非常不满。

     “队长,你有没有什么指挥意见啊,这要怎么办?”黄少天积极求助。

     “嗯……”喻文州想了想,四下望去,看见一双双探听消息的耳朵,微微一笑,“既然是队猫,那该全队集思广益。谁愿意陪少天聊聊?”

     “亚历山大啊……我和黄少聊了一路了,先训练。”郑轩一改没精打采的日常状态,极其敏捷地钻进座位。戴上耳机,世界一片清净。

     其余人等也纷纷各展神通、各找借口,以难得一见的高度热情投入到训练当中去。

     “嗯,暂时也没办法了,那少天也先训练吧。时间快到了,不急这一刻。训练完我陪少天想办法吧?”喻文州满意地环顾一圈,笑着对黄少天建议道。

     黄少天心中混杂着被摆了一道的深深挫败感,以及对猫大爷的担忧,坐到电脑面前,发泄般的在队伍频道里打起字来。

     夜雨声烦:唉,亚历山大亚历山大亚历山大亚历山大亚历山大亚历山大啊。

 

     如喻文州所说,训练不久就结束了。

     吃瓜群众唯恐被捉去和黄少天作一番深入心灵的长谈,果断选择只顾自己身家、抛弃队猫性命,纷纷化身机会主义者,随时准备逃离危险区域。

     喻文州无奈地遣散一干人等,把与话痨共进退的重任揽到自己肩上。

     人一散,偌大的训练室显得有些空空荡荡。喻文州照着自己的体感把空调温度搁高几度,一时觉得周身安静得有些诡异。转头看看黄少天,诧异地发现他正对着满满一碗猫粮静坐。

     一言不发。

     黄少天一言不发。

     连喻文州都感到背后一凉,浑身惊悚。

     “少天,说说吧,准备怎么办?”但喻文州自诩也是心脏坚强的男人,放下遥控器镇定地开口。

     说话的声音在只剩两人的训练室里来来回回地飘荡。除了一层层回音,还带起了一阵低低的絮语。

     喻文州强忍头皮发麻:“嗯……少天?”

     “少天?”

     他渐渐走近,听见那是黄少天在喃喃自语。

     ……

     “王大眼你是不是闲的呀,难道你真的是神棍?……那也是个没操守的神棍,没事专门诅咒人家队猫!我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拿队长的索克萨尔诅咒你!你以后养的猫就和你一样大小眼!养一只大小眼一只!养两只大小眼一双!”

     “噗。”喻文州一个没绷住笑了出来。

     黄少天回头,正好可以看见喻文州歪着头,微笑着和他目光相接,而后视线越过他的头顶,轻轻凝视那碗猫粮。

     “少天,你说,你是不是真的相信猫会失踪的预言?”

     队长的声音像涟漪,在空荡荡的训练室里荡开。

     果然队长的身上真的有魔法吧!黄少天的内心波澜汹涌,像一碗水没有端平,晃荡来、晃荡去,就是稳不下来。要不然为什么事情又变得奇怪了?他本来还一心一意地对着脑海里王杰希罪恶的大小眼发表诅咒宣言,队长一来情况就变了。鬼知道他脑子里现在都是什么。

     “那、那当然不信啊,我从来不信什么预测的。那个神棍的话就是专门来扰乱我们军心的,队长你可千万不能动摇啊,动摇就着了他的道了!”他只好随口乱扯。

     大概是平时胡扯太多,队长并没有察觉他的不自然,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自然而然地把话题接了过去:“那最好。所以……比起在这里干着急,少天不如和我一起想想办法?”

     喻文州又对他笑了一下。奇怪,他今天好像笑的不少。这也是魔法效应吗?还是什么心脏的新套路?

     黄少天感觉有点摸不着头脑,神思再一次飞走。

     在他恍惚的当口,喻文州已经慢悠悠地摸出手机,慢悠悠地打完字,慢悠悠地百度完,把手机收回去。

     一抬头,又看见一个神游天外的黄少天。喻文州出声提醒了一下:“少天?”

     “嗯,怎么了队长?”黄少天一个激灵,抬起头来。

     喻文州已经顺手关了空调,摸上门把手:“我查了点资料。猫咪是小心谨慎而且胆小的动物,行踪范围很小,所以失踪后最好是尽快在周边寻找,并且定点投喂。”

     他看向黄少天:“把猫粮放回到训练室吧,然后我们去附近的公园转转。”

     “行吗少天?”

     “行行行,本剑圣时刻为了队猫而奋斗!”黄少天揣起猫食盆一跃而起,充满干劲地出了门。

     少天今天……是不是有点奇怪?喻文州纳罕地思考着这个问题。

     难道,队猫身上有什么奇特的魔力?

tbc.

评论
热度 ( 53 )

© 小黑鱼的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