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专注于历史同人以及冷笑话的小黑鱼_(:3」∠)_
希望能开出好多好多有趣的脑洞


喜欢春秋战国,楚平真好啊
另有各种墙头,常乱写一气,多黑历史
也写原创,也填词





积水成渊, 蛟龙生焉
——《荀子·劝学》

【喻黄/西幻paro】假如英雄没有剑(序章)

[注意事项]

  • 1、主喻黄,其余cp自由心证

  • 2、非典型性西幻paro,吟游诗人喻×剑客黄

  • 3、正剧画风,ooc有

  • 4、ready?→


序章

       喻文州很小的时候,大人告诉他世界上有两种剑:一种握在勇者手中,一击必杀,但剑刃被敌人的胸膛磨得不再锋利;另一种挂在国王腰间,模样精美、保存完好,却终其一生未曾出鞘。

      于是,喻文州扔掉了他的剑,成为了一名魔法师。

      他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〇、

      傍晚。

      荣耀大陆,溪山城。

      当黄少天攥着一张羊皮卷走到坐落于中央广场的一栋建筑跟前时,被人拦下了。

      “姓名?”

      “黄少天。”

      “黄什么天?”门口的两个守卫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个挤眉弄眼地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黄少天盯着他看。

      另一个守卫却在此时微微侧过头去避开目光交汇的中心,斜着眼睛,并不急着搭话。

      他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一面无意识地按住挂在腰间的剑柄,一面打量起来面前这个裹在粗布衣服里的黄发青年——看上去普普通通、其貌不扬。谁能想到面前是这么一号人物?

      黄少天不算是个太出挑的人。个子不高,尽管也不显得矮;体型偏瘦,尽管也绝不会显得太纤细。除此之外,一头不乱不齐的短发,再配一张五官端正、态度良好的面孔——乍看之下极富迷惑性。所有人都会认为他是一个没有阴暗面的活泼开朗好少年,浑身带着热情的高气压,仿佛溪山城山岗上的晴朗阳光从早晒到晚。

      如果不是守卫清楚黄少天没有那么单纯,绝对也会收到同样的误导。

      该怎么看穿他呢?

      陷入思考的守卫继续无意识地用手指刮擦着剑柄。良久,才像回过神来似的,装模作样地咳嗽一声,推进了对话:“咳……咱们这儿今天办正事,闲人免进。您请回吧。”

      “靠!凭什么不放我进去,看不起人啊!”黄少天直直瞪住他,扬着手里的羊皮卷,“招募令上明白写着,本地有声望的剑士都能应征——出门打听打听,你天哥的威名在溪山城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知道只能说明你孤陋寡闻!”

      孤陋寡闻?这儿可没有一个这样的人,哪怕只是一个守卫。

      对了——看他的眼睛。守卫有些心虚地避开黄少天的视线时,突然想到了这个方法。这时另一个人立刻突兀地夸张大笑起来引走了黄少天的注意,仿佛两人合作精良,尽管只是巧合罢了:

      “哈哈哈哈笑死了,铁匠的儿子也算剑士?那我岂不是能当剑圣了!”

      那人依旧挤眉弄眼,甚至变本加厉地拿胳膊肘推了推守卫:“放他进去试试呗,就当给本剑圣一个面子?”

      “滚滚滚!我摸过的好剑比你见过的剑士还多。”黄少天仍然瞪着他,话音一转,拖长了音调,“哦不对——你又没见过什么剑士,那就是比你吃过的饭还多,这下你能搞清楚自己的水平了吧?”

      趁着黄少天跟人对峙,守卫抓紧机会盯住他的眼睛。

      没错,事情就暴露在他的眼睛,守卫心说。

      太亮、或者说太锐利了,看上去太危险。他本该把这种眼神藏起来好好利用,但现在它们因为一次小小的挑衅而显现无疑。

      这一点让他变得太容易从人堆里摘出来。

      这会是他的破绽吗?

      守卫移开目光,还是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试探着出声打断黄少天:“假如你是来捣乱的,你最好快点回家去,小铁匠。”

      他依旧斜着眼睛,右手抓在剑柄上有意无意地磨蹭。

      守卫的剑不赖,只看一眼剑柄和剑鞘就能知道是一把精工细作的上品。这是故意露给黄少天看的,他可没有这样的好剑,而根据小道消息,黄少天近来盯上了那把赫赫有名的冰雨。

      尽管不能因此就掉以轻心,但这听起来真是天方夜谭。要知道,在拍卖行里,冰雨的标价贵的离谱,甚至在巡回拍卖一大圈后都找不到一个愿意付钱买下这把传奇的人。这也许正好顺了黄少天的意吧,可是他更不可能付得起钱。他只是个铁匠的儿子,平时甚至只能用些次品来凑合。

      果然,黄少天的眼神像是在暗咒他的剑马上断掉。守卫心想,得手了。

      “快走快走,别等我拔剑了再后悔!大爷我的剑可不砍小铁匠。”另一个守卫又开始夸张地大喊起来。

      黄少天的眼睛转过去:“怎么,要来比一比剑?这是什么不为人知的预选测试吗?”

      他抓着羊皮卷,后退一步,做出进攻的姿态,单手按在剑柄上。

      “别冲动,惹出了乱子谁也收不了场。”

      守卫原本想靠搅混水来把黄少天应付过去,此时也不得不站出来阻止。他反手握剑,慢慢地出鞘一寸,直视着黄少天锐利的眼神,既显得态度坚决又不表现出太多攻击性。

      他想,这总行了吧?

      黄少天见状撇了撇嘴,把姿势一收,妥协道:“算了,天哥我不和你们计较这些。喂,我说时间也浪费这么久了,你们又找不出借口,还是快点放我进去吧!”

      “不好意思,不行。”守卫看他伺机而动,悄然拦在他的身前,心中飞快地编织起说辞。他知道黄少天难缠,自己少不得找些像模像样的理由出来。正因如此他的反应有所下降,他没想到黄少天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又怎么了?我说你们的事情可真多,平时都是这么做生意的吗?真是这样的话微草还是快点倒闭吧是不是,办事效率也太低了!”黄少天的眸光隐晦地一闪,“你们以为我不知道吧?……整整三天,也没有一个应征者被选中。你们根本没有理由拒绝我。”

      他故作无畏,大大咧咧地向前走了两步。当守卫封住他身前的路时,黄少天看准机会,挤进两人之间的缝隙,用力推搡一把,做出要强冲的姿态。另一人冲过来阻拦的瞬间再一个转身,他绕开守卫,闯进了大楼里。

      在两人背后,大门敞开。底楼大厅宽敞明亮,做足了来者不拒的样子。

      黄少天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明闯微草分部。一道身影贴着门后一闪,立刻拐进楼内不见了。

      “喂!给我滚回来!本大爷要你好……”

      一边那人反应不及,回过神来便骂骂咧咧想要追上,被守卫拦下了:“算了,黄少天追不上,当心被他调虎离山。赶紧通知楼内注意他的动向吧。”

 

      片刻后。

      “呼——这下暂时安全了。”

      黄少天听着四周骤然响起的骚动,挑了挑嘴角,闪身躲进一道廊柱的阴影里,悄悄松了一口气。

      他现在正置身于微草在溪山城的分部,一栋规模不大的巴洛克式楼房,内饰繁复诡谲,标准微草风格。在城内,微草的代言人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绝对不用担心找错。

      微草在各个城邦都如此做,据说是为了避免仿冒者的出现。

      也许是与它从属的行业尤其容易造假有关。

      微草是有名的魔药研究协会,由整个大陆都为数不多的注册大魔法师之一——王杰希坐镇。它的话语权很高,从研究新药、规定药剂的标准配方一直到制订禁药目录,无所不包,是整个魔药行业的引导者。

      看上去挺像那么回事的。但抛开这些官样文章,在本质上,微草同样是一家专售魔药的大公司,只是比市面上的小作坊规模大了点罢了。

      黄少天颇为不屑地卷起手里拿来当幌子的羊皮卷,随手塞进兜里。

      这次微草发布招募令,可以说是白白送了他一个天赐良机。当然,微草一定会对他防守有加,但可能要让他们失望了,黄少天并没有像许多人预想的那样,直奔顶楼温室里那些娇嫩的药草(尽管有不少人在打这些珍贵的小东西的主意),或者摸进档案室,顺手带走几张最新的魔药配方。

      这些地方的看守此刻一定是里三层、外三层。黄少天不介意偶尔戏耍一下这些人,甚至他的内心还略微有些得意。

      他要去的地方是这栋大楼的隐秘之处,甚至连门口一直和他耗时间的那个假守卫都不一定知道——那个人很不善于掩饰。反复摸着剑柄的动作显示出他对剑的生疏,而他的北部口音更说明了他的初来乍到,黄少天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

      天知道那人是谁啊?他可不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总之那人没能拖住他,这就成了。

      停停停!

      黄少天甩甩脑袋,把这些胡思乱想都清理出去。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他确实有点紧张,每到这时他就会开始胡思乱想,往往还伴随些自言自语。他算得上是给微草找麻烦的惯犯了,但这事还是头一次干,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黄少天咽下一口口水,握了握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紧抓在手里的剑柄。

      但是的但是——万一事情成了,绝对是一桩前所未有的大买卖,足以将他和目标拉近一大段距离。

      冰雨。

      这两个字在他的喉咙口滚动。

      他不能放过机会。

      顷刻之间黄少天念头已转,眼神凛厉起来。他没有松开握剑的手,而是抬起另一只手,慢慢在柱子上摸索。

      像是正在描绘什么图案。

      来之前,他在手上沾了好些魔法粉末。这些耗费了他大量心血调制出来的小颗粒与真正的微草内部专用粉末别无二致,足以乱真。经过刚才一顿逃亡,剩下的不多。不过够用就行。

      现在,细小的粉尘顺着他指尖留下的痕迹轻轻流动起来。在透过雕窗而入的阳光照耀下,它们浮动的身姿精致顺畅,像是精灵起舞,所到之处充盈着代表魔力涌动的微光。

      小小的魔法阵运转正确无误。伴随着喀拉一声,某段雕花从中间一分为二,廊柱无声裂开,一道不为人知的暗门展现在黄少天眼前。

      这里看上去不过是一栋小楼罢了,然而但凡有人置身其中,便会立刻体察到其中空间的宽敞程度与建筑外表极不相符,更不用说种种繁重的装饰背后暗藏的机关巧术了。据说这是王杰希的布置,在传闻当中,他一直是个诡秘难测的人。

      黄少天发现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他只能硬把自己的思绪拉扯回来。

      禁药储藏室。

      可以说是微草最有价值的地方,也是使它保持垄断地位的核心所在。这里装满了严禁流通的禁药配方目录,以及对应的标本。

      即使分部的储藏室只收藏了小部分危害较低的药品,这里仍能称得上是整个地区最危险的一个小房间。

      但黄少天并不惧怕。既然抓住了大好机会,那就绝没有临阵退缩的道理。

      他推开暗门,无声无息地滑动脚步探了进去。

      一道阶梯引他往下,尽头没有门。黄少天矮身钻入门框,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狭小的地窖。

      室内很黑,显然没有光源,他也没法像魔法师那样召唤出什么光亮来。空气中隐约浮动着蜡的味道,不知道是魔药瓶口的蜡封还是角落里藏有蜡烛。不过就算是蜡烛他也不敢点。

      速战速决吧,要尽快,他催促自己。

      地窖里出人意料的干燥,他本以为这种地方一定会湿哒哒的长满霉菌,兴许天花板上还滴水,但现在看来最潮湿的却是他自己的掌心。他抹了把衣摆蹭掉手里的汗水,借着楼梯口微不足道的一丝光线,看清了室内一个高大的储物柜,便毫不犹豫地朝那里走去。

      啪嗒、啪嗒。

      脚步声形成的回音略微响了些,震动着他的鼓膜,也让他有些提心吊胆。一定是他太过紧张了,黄少天心里对着自己嗤笑一声,他甚至看见有个人影隐隐约约藏在柜子的侧面。

      该不会是微草的什么秘密人体标本吧?黄少天不着边际地胡想,要真是,可得拿这个狠狠地敲他们安排在溪山城的地头一笔。不过目前看来,即使不是自己的幻觉,那“人”至少也没什么威胁。

      他的剑装在剑鞘里晃荡着,发出一点琐碎的金属声响,那是身处一套不合身的剑鞘里的剑在呻吟。他又想到了冰雨,他多渴望那把剑,尽管所有人都说这事听起来荒谬,他却无比认真。想到这里,他明白自己此行志在必得。

      他伸出手去,手指勾住一只抽屉的把手,小心翼翼地把它拉出来。指尖上残留的魔法粉末混合在灰尘里,空中扬起一小团荧光。借着荧光,他勉强搞清了抽屉里的内容物——一叠稿纸。

      禁药目录,还是配方表?

      管不上这些了,哪怕上面全是废话,从这间地窖里带出来的废话也足够他赚个钵满盆满。黄少天抽出稿纸,小心放进口袋,又拉开下一只抽屉。这只显然更不常用,带起的灰尘很大,淡淡的荧光迷了他的眼睛,他不禁咳呛起来,眯起眼朝前看去。

      黄少天愣了一下。

      黑暗中,一团黑影浮在半空,正在刚才,那个虚无缥缈的“人影”出现的地方。

      重重阴影之下,黑影露出苍白的面孔——一张人脸。被这份诡异的白色映衬地极为鲜明的黑色瞳仁转过来,直直逼视着他。

      没有丝毫多余的犹豫。黄少天向后一跳,猛然拔剑。

      剑尖“当”的一声敲在柜子上,橱柜猛烈晃动起来,灰尘直往他鼻腔里钻。但黄少天只是眯起眼,没有停顿,立刻挥剑佯攻,企图退走。

      黑影同样动了,浑身泛起诡异的紫光。

      黑暗之下黄少天看不清它的动作,但只在一瞬间,他诧异地发现自己动弹不得。数道缠身的黑影将他绊倒在地,紧接着,同样的阴影彻底挡住了他的视线。

      意识清醒的最后一秒,他只记得自己握紧了剑,艰难地吐出了一个词。

      是什么?

      回答他的只有一片黑暗。

tbc.

下一章就让能喻文州上场了,耶

猜猜黑影是谁?……


评论
热度 ( 44 )

© 小黑鱼的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