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专注于历史同人以及冷笑话的小黑鱼_(:3」∠)_
希望能开出好多好多有趣的脑洞


喜欢春秋战国,楚平真好啊
另有各种墙头,常乱写一气,多黑历史
也写原创,也填词





积水成渊, 蛟龙生焉
——《荀子·劝学》

老树(张仪视角,鬼谷四子相关)

时间线:秦武王即位,张仪逃回魏国。

 张仪艰难地在鬼谷崎岖的山路上攀爬。他感到自己的步子不如年轻时有力矫健了,甚至还比不上当年已经白发苍苍的先生鬼谷子。

 身体不是最重要的,他明白这一点。比如自己的学兄孙膑,可能这辈子再也无法爬上鬼谷的峭壁了,但他仍能在两军阵前运筹帷幄;又比如先生鬼谷子,耄耋之年依旧健步如飞。重要的是心境。一旦心境苍老了,整个人也会一下子老得不成样子。

他站在骄阳下的树荫里,抹一把汗水。谁能猜到,不久之前,他还是那个以横破纵、经纬天下的秦相张子?

他这一生经历的惊心动魄的事情太多了,多到他不想再回忆了。他感觉自己累了,只想再回到鬼谷,看看那些曾经朝夕相处的东西,在那棵老树下坐一会儿。

鬼谷里,峭壁上,有一棵老树。

它很老了,不知活了多少年,叶子多得遮天蔽日,嶙峋枯瘦的树根交错着密布,爬满了一整片岩壁。当年先生就是指着那棵老树对他们说,这就是天下。

他说,你们看这棵树,所有的根都裸露在岩壁上,在风吹日晒之中争夺养分。瘦弱的根都枯死了,强壮的根存活下来,同时又达成一种微妙的平衡。他指指树冠,于是苍生便繁衍生息。

那时他们四人站在树下,垂首恭听。先生的话很玄妙,不同的人悟出了不同的道理,因此走上不同的路,有了彼此不同的一生。

庞涓悟出争强,孙膑悟出隐忍,而苏秦悟出制衡。

那么他呢?他还处在一片混沌当中,四处落脚,心中却没有归宿,一度以为苏秦快要成功了。这时只有苏秦看得透彻,以计激他,推了天下大势一把。从此一横一纵,天各一方。

那个时候,他也回来过一趟,看望先生和老树。那些交织的根须在他眼里全化为了横与纵,纠缠不清,相互撕扯、争夺阳光与空气。后来他渐渐也明白了,之所以没人能追上先生的脚步,是因为他们都盯着树根看,只有老师注视着树冠。

他又想,树冠上那么多的枝条、那么多的叶,他的一片在哪里?

他见证了庞涓的骄、孙膑的死、先生的仙逝、苏秦的陨落……那年苏秦意气风发地归乡,周天子郊迎三十里,但他真正尝到的,是人情的辛酸与冷暖,其中凄苦远比荣光来得多。

但如今这些都不算什么了,因为这些人都离开了。鬼谷中只剩他一人,垂垂老矣。

只有老树依然繁衍,生生不息。


评论 ( 2 )
热度 ( 37 )

© 小黑鱼的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