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专注于历史同人以及冷笑话的小黑鱼_(:3」∠)_
希望能开出好多好多有趣的脑洞


喜欢春秋战国,楚平真好啊
另有各种墙头,常乱写一气,多黑历史
也写原创,也填词





积水成渊, 蛟龙生焉
——《荀子·劝学》

同病相怜(cp:楚平,微驷仪)(一)

芈原在殿上看见那个秦国使臣张仪的时候,他有了拔腿就走的冲动;看见高阶之上的楚王春风满面地看着他,亲切地呼唤着“张子”的时候,这个愿望更加强烈了。

但是他并没有离开,只是静静地垂袖而立,低下头,谦恭地恪守一个臣子的姿态;一身洁白的楚服在他身上温和地摩挲着,一如既往。

楚王走下高阶,执着张仪的手缓缓上殿。他仍是垂首不语,默默观看这项原本只属于自己的殊荣。

张仪!

他是怎样一个人呢?他不是在七国之间徘徊不定吗?不是偷了相国的玉璧吗?不是刚刚才巧诈戏弄了泱泱大楚吗?

然而此刻,楚国的王却笑意盈盈地执着他的手引他入席,举起杯盏,在《九歌》抑扬哀婉的乐曲声中朗声道:“寡人得张子,如得一国之地!”

他甚至忘却了许多天以来的猜忌与疏离,转头虚敬了芈原一杯:“屈子何故整日垂头丧气!秦楚相联,中原五国便只如一根鸿毛!”

芈原起身,深施一礼来回应王上的敬酒;芷兰的芳香在他周身萦绕,一如既往。他依旧一言不发,敛眸沉思。

怀王扭开头,轻声吐出一句“古板”。倒是张仪兴致勃勃地斟了满杯,举向怀王:“王上明断,仪在此敬王上一杯!”

怀王大笑道:“好!为秦楚之谊!”举盏便干。

芈原起身告退。这时怀王的宠妃郑袖施施然走向乐舞的中央,宽带束着她紧窄的腰身,仿佛仍有灵王时的遗风。

照礼数,芈原向她补行一礼。他看见郑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并无回应。

乐曲换了一支,是《九歌》之中的《山鬼》。芈原咬紧牙关,他亲手将这支曲子一字字写下,却不曾想过让郑袖来跳。

他深吸一口气,拂袖迈出殿门,留下一个浸着月光的背影;挺直的脊背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一如既往。

他感到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难,步履稍许蹒跚。

循着芷兰的气息,他下意识地向王宫内院走去。


评论 ( 5 )
热度 ( 26 )

© 小黑鱼的湖 | Powered by LOFTER